BigWis: 我的光荣与梦想 (1)

 

1

 

2010 年 2 月 5 日,我还是微软的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但其时,我已心猿意马、去意阑珊。为了鼓励自己再坚持一下,我写了一篇《五年誓》。

然而我终于违背了自己的誓言。这一年的 11 月 23 日,我在北京告诉朋友:我决定返回成都,创业。

那时候,我有很多不同的选择,而最动心、最认真的,是去上海,和朋友一起办幼儿园。

但我终于下定决心回到成都。这一天,距离我 2006 年 7 月 13 日第一次来到成都,1594 个日日夜夜。

我在成都原本有一个“空壳”公司。当我翻出已然破旧的营业执照,才发现,我的公司,注册于 2007 年 11 月 23 日。这个日子并非故意,我完全没有印象;但 11 月 23 日,是我的阳历生日。

2013 年 11 月 23 日,我在《三年记》中写道:

从此,我的生命,与我的公司,息息相关。她是我的孩子,我要让她重生。

上帝保佑,“我的孩子” BigWis 领诚科技,至今还活着。活成一枚“小学生”。

“小学生” BigWis,系出名门、“家境”贫寒。“有志者当有志于天下。”这枚“小学生”说道。

2

 

起初,天地一片混沌。除了公司账号剩余的一点点钱(感谢某个不靠谱的朋友,她还没有把它糟蹋干净),我一无所有。我没有客户,没有员工。我没有收入,没有利润,没有盈利方式。

我只有一个 idea:我们熟稔的咨询服务,需要从定性分析到定量分析,需要将顾问能力转化为 24 小时工作的计算平台。

于是我“化身”为别人公司的免费员工,帮别人打项目、做客户。我可以毫不谦虚地说,我是全中国最顶尖的售前顾问,即使在寸草不生的沙漠上,我不需耕耘太久便能收获颇丰。

在缺乏契约精神的中国,这种“说不清道不明”全靠朋友情谊的模式,很快便遭遇挑战。打下第一个客户,我们可以“吃”三年;打下第二个客户,“他们”可以“吃”五年——“他们”,而不是我们。是的,我遭遇了严重的背叛。

我是快意恩仇的人。接下来,我直接正面与“他们”竞争,迫使“他们”再也没有第三个客户。“他们”的大中国区 CEO 下令封杀我们,“他们”因为再无业绩,被迫从我曾经借壳的公司“死掉”。

而我,到现在,还九死一生、向死而生地,骄傲活着。

这不是一般的游戏。“他们”中的重要一人,是我的创业伙伴。

不多久,在我的一次“九死”之中,另一位创业伙伴离开了我。即便如此,我也没有辜负她,我当她是我的“后天亲人”。

我回到了以包容著称的成都,而成都最好的朋友,却并不都愿意包容我。曾经的“六姐妹”,到如今,有的是亲人、有的是路人。

3

 

有朋友问:有好的想法,怎么寻找创业伙伴?我一言以蔽之:看看唐僧是怎么找创业伙伴的。

《西游记》是一个成功创业的故事。起初,唐僧只有一个 idea:去西天取经。他就直接出发了。在路上,他经历各种磨难,而矢志不改初心。也是在路上,他遇到孙悟空、猪八戒、沙和尚和白龙马。

有一天,我在微信上提问道:

孙悟空七十二般变化,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,而最后完成取经大业的,却是唐僧。关云长一把青龙偃月刀,过五关斩六将,杀遍天下无敌手,而当主公的,却是刘备。曹操文能写诗、武能打仗,有谋略有胆识,手下精英无数,而得天下的,却是司马懿。你聪明的,你告诉我,这是为什么?

唐僧很幸运,他肉眼凡胎不认识妖怪、更打不了妖怪,但是他能够等到孙悟空、猪八戒来帮助他。

刘备很幸运,他除了两耳垂轮和擅长掉泪之外身无长物,连自己老婆都保护不了,但是他能够感动关羽、张飞来帮助他。

司马懿不太走运,他连一个帮助他的人都寻觅不到,但是他即便失败到寄人篱下、沦落到装疯卖傻,他也敢于等待,等待属于他的时机。

所以创业的原理很简单:活着,坚持活着,坚持不要脸地活着。

唯有活着,才能矢志不改初心。唐僧如此,刘备如此,司马懿也是如此。

而我,像他们一样,矢志不改初心。不管我行不行、能不能、合适不合适,我矢志不改初心。

4

 

我其实比唐僧、刘备和司马懿更幸运。当我从微软疯疯癫癫出来,总有亲爱的小伙们愿意跟着我,无论成功失败,无论得意失落,无论刮风下雨,无论花开花落。

我常常公开说:创业是注定要失败的。创业者要从原有市场格局分得一杯羹,就像从别人口袋里抢钱,那本身就得是以死相拚的。然而创业者要钱没钱、要人没人、因为没钱更加没人、因为没人更加没客户……所以创业企业能够指望的,是用“歪瓜裂枣”的团队,去冒险、去冲锋陷阵、去创造奇迹。

所以很多时候,越是至亲、越是熟悉的朋友,越是会觉得创业就是瞎胡闹、创业者就是“要饭”,当你遇到困难时,他们或则“热心相劝”、或则“直言相告”,不是冷嘲热讽、便是落井下石。

当此时,生死相依、肝胆相照的小伙伴,是多么可贵的人间至宝!如果人间有美好,这便是美好中的美好;如果人间有菩萨,这就是身边能够找见的活菩萨。

孙悟空多次跑回花果山,猪八戒总嚷嚷着回高老庄,沙和尚虽然木讷不言心里也对天天挑担吐槽不已,而白龙马难道愿意做一匹任人骑躏的马、而不是一条腾空飞行的白龙?因此,小伙伴感觉不爽,偶有“异心”,那实在是人之常情。

关键看行动:谁是那历经千辛万苦,也要与你携手并肩,矢志不忘“西天取经”初心的小伙伴!

附 文

1. 五年誓

2. 三年记



暂时木有评论啊,等您坐沙发呢!

打破沉默,我来发表评论鸟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