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实的红舞鞋故事1:廖智

昨天,我写了一篇《红舞鞋拯救沉船》。有朋友评论说,写得很唯美。 此文主体部分是以安徒生童话为基础改写的。与一些人的感觉相反,很多经典童话是深刻而严肃的,安徒生写于1845年的这篇《红鞋》,便是一篇宗教色彩浓郁的说教故事。起初,女鞋匠为女孩做的红布鞋代表一种善,而后来,红鞋成为诱惑的符号,不仅包括虚荣和奢侈,更异化为一种恶。随着女孩对红鞋的迷...

红舞鞋拯救沉船

他,亚科卡。 亚科卡出生于意大利移民家庭。1946年,他进入福特公司,当一名机械工程师。从此,他由一名普通的销售员,一步一步成为福特总裁。 上世纪50年代,亚科卡造性地推出购买汽车的分期付款计划,大获成功;60年代,他组织开发野马汽车,开创了汽车销售史上的光辉典范,因此被称为野马之父。 1970年,亚科卡成为福特公司总裁。然而之后的1978年,他遭到福特...

要么牛逼,要么滚蛋

因为iPhone的成功,乔布斯被很多人崇拜。如果人们知道乔布斯还有着“硅谷第一混蛋”的恶名时,不知道是否仍然那么景仰他。因为乔布斯是天才、也是恶魔,他傲慢、孤僻、暴躁,他一意孤行、唯我独尊。总之,乔布斯是个不折不扣的混球。 乔布斯拒不抚养他的私生女丽莎,也让苹果成为“美国最不慈善的公司”。即使在日常工作中,他对员工的评价体系也是“二进制”的,他眼中...

既然我们生而孤单

昨天文章的最后,我提到电影《Her》,说机器人萨曼莎可以与人类谈恋爱。于是就有懒惰的朋友来问,这是一部什么样的电影。 从故事情节来说,《Her》是非常简单的电影:一位孤单寂寞的大叔西奥多,安装了一个新的计算机操作系统OS1,它是一套具有高度人工智能的可语音对话的程序,大叔愿意ta有女性的声音,而当大叔问OS1叫什么名字时,ta使用0.02秒来给自己命名为...

放下三步曲

放下,是一种哲学。 放下,是一种智慧。 哲学和智慧,都是玄而又玄的高深词汇,所以佛法编纂了无数通俗的小故事来度引普罗大众。比如非常著名的老和尚背小姑娘: “老和尚带着小和尚,去化缘。走到一条小河边,河水猛涨。一位小姑娘想过河,试探了几次不敢趟。 “老和尚说:小姑娘,你想过河吗?我背你过去。 “老和尚背起姑娘,涉水过河,到了对岸,放下小姑娘,继...

开放,才能放下

开放(Open),是我倡导的价值观。开放,才能吐故、纳新;开放,才能不设防、不受限。 很多人一听便说:我很开放呀~!你看我多阳光,比你阳光吧。 其实,未必。开放不是中国人的长项,就像幽默一样。我们被要求要矜持、要礼貌、要沉默是金。也就是被要求要装样、要戴面具、要把自己封闭起来。 比如:有一个男生追你,你没有答应,不过后来又在一起了。但是在高考的...

术以生存,道以发展

一位朋友和我聊天,说她很困惑。聊了半天,我说你根本不困惑啊,你对自己的兴趣、爱好和特长都很清楚,也知道自己的理想是什么,跟很多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的人相比,你活得非常明白哈。 她说,我是知道自己的理想啊,可是我找不到到达理想的路径。更严重的是,我甚至理不顺自己的生存之道啊。 哦,原来是典型的理想主义的悲哀。——不,严格来说,是这个...

生菜,还是苹果树?

今天我在微信朋友圈贴了句话: 布雷特·罗杰斯:这世上的人可以分为两类,要么是一棵生菜,要么是一棵苹果树。 布雷特·罗杰斯(Brett Rogers)何许人也?你可以说他是探险家,或者是众筹的鼻祖。但在讲述他的传奇之前,让我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:生菜和苹果树有什么关联? 如果你要种生菜,播下生菜种子之后,浇点水,只需两三个月,你就能用这份劳动所得给自己来...

两个决定

当我写下标题时,时间已经来到凌晨两点四十分。当我写完这篇短文,怎么也是凌晨三点之后了。在这一周,这个时间已经是第三次了。 尽管我感觉很疲惫、也很困乏,并且我还在办公室,我还是决定不偷懒、不食言,写几行字,向你分享两个决定。 今天我在朋友圈里写道:“决定:多讲数据方法、数据应用及案例,少讲不能落地的大数据理念。”这是我最近的一个反思。一段时...

迟到者的功德箱

在我们办公室的进门处,有一个小箱子,像是一个捐款箱,从上方可以往里面投钱。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小箱子,今天被小莫那家伙写到了他的故事里,并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做“迟到者的功德箱”。 说起这个小纸箱,它有一个有趣的来历。 我认为,每个人自我管理的基础,是时间管理和情绪管理。但对于公司来说,如果把管控员工的时间作为一种严密的管理手段,那只能代表管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