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gWis: 我的光荣与梦想 (2)

5

 

曾经,我时常开玩笑:

我之前从北京“下放”到成都,现在又从成都“下放”到绵阳,是不是总有一天,我得从绵阳“下放”到北川?

对不起包容我多年的成都,我有时会把它叫做“西南边陲”的“穷乡僻壤”。而绵阳,号称科技城,主要是因为拥有长虹和九院两个大企业。北川作为绵阳辖属,在“512”大地震时曾经名闻遐迩。

其实我真正对不起的,是那时候的团队。我经常对团队说,我不觉得我们会相伴一生,我只希望,将来你回想我们在一起的岁月,会觉得这段日子没有白费。我现在不敢确信,那时候每周陪伴我从成都去到绵阳、周五从绵阳回到成都的小伙伴们,会不会觉得那段日子是那样地辛苦?

作为一无所有的初创企业,能够获得长虹这样的大客户,那真是非常幸运的。我并不能真的从不毛之地找到客户,好运在于:客户受困于不能满足的需求久矣,而我刚好出现了。

但我不能摸着良心说,我没有骗客户。如前所述,我是用“壳公司”的名义去进行前期交流和完成项目交付的,而事实证明,这不是一个坏公司,但就像很多外企一样,它由台湾人把控的中国公司,当真是一个烂公司。

其实,我应该感谢烂公司里的烂人,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背叛,我“冒名顶替”的日子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。正是因为他的背叛,我可以公然直接与他竞争,并且由于过硬的客户关系,我可以看到他的方案、他的报价和他每次与客户交流的细节,那真是——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我必须终生感谢长虹客户。他提出“大医院与大医生”理论,并相信我虽然只是一个“小诊所”,但我是一位厉害的“大医生”,这使得我能够在大企业的复杂环境中摆脱初创公司的尴尬,并有机会与长虹最高层领导直接沟通。

正是在长虹,我实践了我创业之初的 idea。我们不仅得以继续提供咨询服务,更通过交付数据仓库、数据标准与数据治理、数据挖掘、数据驱动业务创新等一系列项目,锻炼了团队、升华了思路,并应顺时势进入了大数据领域。

也正是因了长虹,我开始获得“大数据专家”、“实战派学者”之类的虚名。人们继续称我为“教授”,但是人们相信,这是一位落地的“教授”,专门干实事的。所谓知行合一,必须能够“行”才是真的“知”,我努力实践着阳明心学。

6

 

今天看来,同很多创业者一样,我当初的创业也是很盲目的。有人说“创业就是入妄”,每个创业者都被自己的妄念所驱动,深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我当初回到成都,正是本着一种虚幻的感觉:我在微软是从成都起步的,我比较熟悉西南市场;我在微软创造了从西区走向全国的罕见案例,我自己创业也要这样。

正如你现在明白的:当一个人离开大平台,他才知道大公司的品牌威力。[其实当年在微软时,同事也时常开玩笑:微软从事的不过是 branding 生意。]

我们今天的客户,也是当年微软客户的,有且仅有一家。更常见的情况可能是:过去的客户可以继续做姐妹,却不能继续做客户;过去的客户已然“升官发财”,如今我们可能很难见到他(他是高层的“大官”了)。

这唯一的一家延续客户,也是很大的企业,这便是移动公司。十多年来,移动公司的领导一换再换,调走的调走、辞职的辞职、出事的出事,但移动公司与 BigWis 的合作,年复一年,持续而稳定,并且越来越稳固、规模越来越大。

公平地说,我们今天的团队,与当年在微软时的团队,不能同日而语。这不仅受制于我们的创业公司小品牌,也受制于西南地区的地域性劣势。所以坦诚地说,我和我的小伙伴会时常苦恼于,尽管我们的口碑持续保持着,我们的客户满意度却未必能够水涨船高。

这些年来,电信行业虽没有长虹那些家电企业那么惨烈,但运营商的日子在互联网巨头的攻城掠池之下也真是每况愈下——尽管移动公司仍然是中国最有钱的企业之一。在这种背景下,我们凭什么获得客户的持久信任?很简单:以客户为中心。

自创立以来,“客户至上”始终是我们核心价值观的核心。急客户之所急、想客户之所想,帮客户“升官发财”,那便没有什么生意不好谈的。[其实,这也正是微软的教诲。微软曾经有一个 slogan,叫做“Your Potential, Our Passion”,前不久我还在公司的会议上提到过。]

2015 年,在公司发展的新阶段,“客户至上”升华为“用户至上”。从那时起,我们致力于打造以用户为中心的同心圆组织。

7

 

如果说,车库创业是硅谷的标志,那么或许可以说,茶馆创业是成都的象征。

“成都就是一个大茶馆,茶馆就是一个小成都。”我曾在《成都茶》一文中写道。在成都创业,基本等同于,在茶馆创业。

事实正是如此。BigWis 领诚科技的创业起点,当真是茶馆。起初,我们在客户办公室工作,在茶馆开会沟通,公司没有固定办公地;然后,我们“六君子”,在小区门口的茶馆上班。

成都是休闲之都、巴适之都,但对我们来说,成都从来都是奋斗之都。尽管我们在茶馆的“办公桌”其实是麻将台,我们在茶馆办公期间,却从来没有、一次都没有玩过麻将。

你若问,“六君子”,今安在?我可以很欣慰地告诉你,“六君子”仍然是公司的骨干和栋梁。正是在别人悠闲巴适的麻将台上,我们起草了公司的基本文件,我们奠定了公司的基本模式。我们的愿景,“无论是组织还是个人,都能快捷有效、准确可信地提升智慧能力”,我们的 slogan,“Making World with Wisdom”,都是起源于茶馆的麻将台,并且至今从未动摇过。

在 BigWis 的 brochure 封面上,狂妄地写道:全球领先的智慧能力供应商。我们敢于如此有胆、有种,首先是因为,“智慧能力”是我们定义的,我们相信无论是组织还是个人,都必须、必然需要智慧能力:

其次,那就更狂妄了:我们提供智慧能力,简单地说,那就是帮助人们更聪明,尤其是帮助洗脑教育下成长的中国人“反洗脑”。

老话说,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。对创业者而言,志存高远,能够让你每天被梦想叫醒,也能够让你为“一泡尿”式的近忧所困扰。回头看,茶馆时期的我们,是一群 early birds,日子过得叽叽喳喳,却没有真正想明白,从“柴米油盐酱醋茶”的日常生活,到“拯救世界”的远大理想,期间的路径到底是怎样的。

8

 

在我的办公室,墙上一直挂着一幅字,狂放有力、威武霸气。它说:

两江潮水连海平
海上明月共潮生
滟滟逐波千万里
合江亭上分外明

这是我的蜜友阿馨娜尔写给我的。作为集画家、书法家、导演、编剧、制片人于一身的家伙,她的字,不仅给我们增长文艺气息,也给我们带来好运。

在成都,合江亭不仅是一个著名景点,甚至是成都的人文基石。作为府河与南河的汇合点,合江亭代表着美好的汇聚,传统上也是成都人结婚必去的地方——合江亭有一处特殊的人行横道,叫做“爱情斑马线”,那是合江亭对美好姻缘的祝福。

没错儿,合江亭是我们的第二个办公地点,正是在这里,我们缔结了“美好姻缘”。当银杏飘落的季节,我们在“都会风尚”。

如果说,茶馆是一个短暂的过渡,就像婴儿降世之后很快就会回到母亲的怀抱,那么可以说,合江亭是 BigWis 幼儿时期的欢乐之乡。为了更好地“养育”“我的孩子”,我从我喜欢的、适合生活的“西贵”之地,搬到了公司旁边,不几分钟,就能从住处来到办公室。

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从此,在以岷山之水、泡蒙山之茶的成都,我们徜徉在府南河的木质步道上,看合江亭潮起潮落、观安顺廊桥风光如画。我们生活着、奋斗着,一点点成长壮大,“每天都有进步,每周都有进展,每年都有进化”。

当然,我们也清楚地知道,合江亭只是“美好姻缘”的起点。



暂时木有评论啊,等您坐沙发呢!

打破沉默,我来发表评论鸟~